你好噢 @斑布bu

忙好作业和客单 来说我的阴暗面了


时间是我这边的时间

聊天记录只是发了部分

截图都好好保存着


信不信由你 原名 说出来你们要不要信

写于16年11月12日 晚上11点47分

还不是治愈星期一 那时候是 一只兴迷

最近修改补档 19年1月28日 晚上10点16分

最初版本结尾是一句believe it or not

灵感来源于我这边的一家博物馆
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之金珉锡 19年7月24日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之边伯贤 19年7月27日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之金钟大 19年9月14日


7.24发...

【完结】围城 9

“艺兴,怎么了?”吴世勋担忧地握住张艺兴的手,被他像是触电般立刻甩开。吴世勋是心理医生,一向温和的他情绪忽然这么强烈,肯定是发生了事情。“艺兴,你真的没事吗?”

张艺兴惊慌地瞪大眼睛,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下。他颤抖着双手,一边摇头一边向后退,直到小腿碰到沙发扶手,他一瞬间被撤掉所有力气,踉跄了几下就坐了下来。

他也好想知道,他到底是怎么了,他真的没事吗。

“你是艺兴,还是……白墨川?”

“别在我面前提他!”张艺兴忽然大吼。“你别在我面前提白墨川了好吗!你是喜欢他了吗?你为什么要不停地提起他!”

“我没有喜欢他,我不会喜欢那个疯子。”吴世勋走到张艺兴跟前,坐下,头靠着他的膝盖,非常担心他现...

惊险的对家关系 4

梯子台果然刚,预告不放,网上也没有炒起来热度,就这么直接播放《惊险的对家关系》第一期。勋兴的超话一下子蹿到热度前三,哪怕亲眼看了节目了,截图了,CP粉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两边的唯粉反应都不太大,有些唯粉觉得吴世勋这个后辈挺会撩的、或者觉得张艺兴这个前辈也太容易害羞脸红了,还会抱着好奇的心态去看一看。

>

网友1:我太难了。

网友2:哈?还有啥难?我们哥哥现在是拿了公费在发糖啊,哈哈哈哈哈恶心那群毒唯,很棒!

网友3:你们的一星肯定很喜欢把车停在D区吧。

网友4:楼上的毒唯是怎么混进来勋兴超话还够等级发言了?给老子滚!

网友5:我说太难了是因为我家两个哥哥都恩恩爱爱了,我还在...

【关于本子进度】

8/13 结束预售

因个人原因比预计的8/21早了 再次抱歉

9/2 发小收到全部的样本

打样包括深眠、深夜食堂、立牌和挂饰

9/3 看了打样正式开始印刷

9/7 工作室说印刷需要两周

*改地址请留意工作室核对地址的tb消息

*打样的本子和立牌跟正式印刷一样 但挂饰有白色背景 正式印刷是透明背景 样本会出掉 还有多出来的明信片和书签到时候也会出掉 具体时间取决于发小什么时候收到多出来的特典 不过她说了 只有周末有时间寄 还有 不太清楚明信片和书签定价多...

围城 8

张艺兴端了杯草莓拿铁,敲敲书房的门。“世勋,要喝草莓拿铁吗?”他把耳朵贴到门上,没听到一丁点儿的声音,又敲了一次门。“那我可以进来吗?”

“我喜欢吃甜的吗?”

“嗯?甜的?世勋你怕草莓拿铁不甜吗?不会啦,我吃了颗草莓,熟透了,非常甜。”

吴世勋打开门,挫败地靠着门沿,问:“如果我喜欢吃甜的,你会给我做怎样的烤吐司?如果我不喜欢吃甜的,你又会给我做怎样的烤吐司?”

“哦嚯!考我厨艺?”张艺兴俏皮地眨了一边的眼睛,说,“喜欢吃甜,我就在烤吐司上撒糖粉,如果不喜欢吃甜,我就抹花生酱。”

吴世勋说话带了哭腔,他捂着脸,叹气。“是一模一样的话……你现在到底是谁。”

“张艺兴啊,你今天怎么这么...

惊险的对家关系 3

“你们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意见。”张艺兴和吴世勋面无表情地同时开口,两人拖着轻巧的行李箱,站在大楼门口,问,“又回到最初的起点?”

这熟悉的大楼,哪怕节目组还是神秘兮兮地递过来信封,张艺兴也一点都不期待节目组会租除了16楼以外的楼层了,肯定还是同一间屋顶房。

【节目组:如果电梯停了,大半年前说好要一起锻炼体能的约定就可以实现啦。】

“幸亏有电梯,电梯也没坏。”吴世勋自然地拉过张艺兴的箱子,低头,用鼻子蹭蹭张艺兴的肩膀,推着他往前走。“我们先回家吧,热。”

【吴世勋的采访。】

【节目组:看来艺兴和世勋在这大半年里没有断过联系嘛,感情真好。】

“干嘛断联系?”吴世勋不懂地皱眉。“我和前辈...

围城 7

张艺兴被折腾得凶了,到了中午还在昏睡,吴世勋趁着他熟睡的时间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,顺便出门买了午饭回来。

“吴医生,艺兴他好点了吗?”

吴世勋对经纪人的称呼有点讨厌,压了压脾气,用惯是清冷的嗓音说:“还是那个样子,白墨川偶尔会出来,但至少没有再划手心了,是很大的进步。”

“唉,都快半年了,公司真的很看重他,他在演戏方面才刚做出点成绩,公司还给他铺好了路,准备让他演戏唱歌两栖发展,可惜了。”

吴世勋心说一点也不可惜,他可以一直陪在张艺兴身边,哪儿可惜了。

“那劳烦吴医生好好照看艺兴,如果有什么新情况,请您立即通知我。”

吴世勋似笑非笑地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那份炸猪排,笑了笑,说:“我知道了...

围城 6

“世勋,你为什么喜欢我?我到底有什么好啊,我怎么不觉得。”

提着急救箱回来的吴世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很明显的愣住了,就早上,他才从白墨川那里听过一模一样的话。

“我真的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。”张艺兴自卑地垂下眼眸。“我是个性格很别扭的人。”

吴世勋把那些胡思乱想先抛诸脑后,仔细帮张艺兴消毒伤口、换绷带。“我跟你在剧组相处这么久,我不觉得你性格别扭。艺兴,你是个很温柔的人,你拥有强大且柔软的内心,你很善良,你是我见过最努力的人。”

张艺兴不相信自己有吴世勋说的那么好,更加自卑地低头,用手捂着脸,忍着哭。

吴世勋捧起张艺兴的脸,不准他再逃开自己的目光。“你是我接触的第一个艺人,之前我确实...

围城 5

吴世勋在商场漫无目的地逛到黄昏才回去,张艺兴正盘腿坐在沙发上,用没受伤那只手拿着披萨吃,跟着综艺节目里的笑点发出独特的笑声。

“回来了,要不要洗手过来吃披萨?”

吴世勋摇头,直接进了浴室洗澡,他穿着短袖短裤出来的时候,张艺兴注意到他手肘和膝盖特别红,手臂和小/腿/也有好像是用力揉过的红痕。

“你是艺兴吗?”吴世勋无措地站在电视机旁边,不敢靠近一步。

“我不是谁是啊,洗澡洗傻了?”张艺兴放好披萨,趿拉着拖鞋晃去厨房洗干净手上的番茄酱,他靠着流理台,对吴世勋笑得很温柔地招了招手。“过来。”

吴世勋迫不及待地冲过去将日思夜想的张艺兴拥入怀。

“你和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?”张艺兴...

围城 4

吴世勋绷着脸,很仔细地把张艺兴那儿看了一遍。“我跟你睡了这件事,在艺兴面前,我罪无可恕。艺兴说你是为了保护他所以才存在,那你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得去做的,你告诉我,我和你一起完成,把事情都做完你就可以离开了吧?”

张艺兴不紧不慢地穿好衣服,好笑地看着吴世勋,歪歪头,痞里痞气的。“呵,离开?”

“你想怎么样。”吴世勋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妥协,只是眼下有比让他离开更重要的事。吴世勋在口袋里的左手捏成拳头,他脸上倒还是平静得很,冷冷地开口,问,“你还想要什么?”

“你说呢,吴医生?”张艺兴像是没骨头似的软绵绵地靠在吴世勋怀里,示好地蹭过去,小口小口地亲吻着他的下巴。“吴医生,你真的不知道我最想要的...

1 / 3

© healingMonday | Powered by LOFTER